相拥良久。

楚阑道:“别哭了,今天是个好日子,咱们该好好庆祝才是。”

江羽此刻也是前所未有的高兴:“是该好好庆祝一下!”

楚阑道:“可惜咱们这里没有酒,也没有肉。”

江羽道:“杀猪宰羊且为乐,猪羊咱没有,蛇和猴咱有。”

闻言,九幽默默的蠕动向远方:“人家是蟒,不关我事。”

小白放下手中木材,躲进深山:“人家是猿,不关我事。”

噗嗤!

小舞一下子被逗乐了,破涕为笑。

江羽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痕:“我以前就说过,你笑起来最好看了。”

小舞的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“好了好了,一切都过去了,我去弄点吃的,咱们边吃边聊。”

骨罐世界里肉食没有,但野菜还是很多的。

至此,骨罐里少了一个冷漠的人,多了一个爱笑的女孩。

这一天,小舞聊了很多。

记忆全部找了回来,她也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掳到天绝阁,是如何被人更改记忆的。

全是天绝阁阁主所为。

当日她在训练时,恰好遇到天绝阁阁主和百幻门掌教交手,天空出现血月,引动了她的双眼。

然后她就被天绝阁阁主盯上,掳回太微岛,被强行更改了记忆。

还好天绝阁阁主需要她最终形态的眼睛,更改她的记忆后,也动用了大量的资源来提升她的修为。

说起来,她反倒因祸得福了。

若没有天绝阁阁主的培养,她的修为不会提升这么快。

只不过,还是和江羽有着不小的差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